感動延續
髮之鑽
未說出口的話… 2012/10/11
如果沒有愛過,請別說我傻。
 
牠就住在我套房一隅的水族箱裡,每次看著牠,那隱現青綠色的甲殼,我就想起他,我唯一愛過的擁有一對綠眼珠的美國男人。
 
我不知道烏龜可以活幾年,不過,養了那麼多年,牠死了,也算合情合理,決定把龜殼拿去做生命寶石,我告訴三個朋友,他們全說我瘋了,有一個還問我為什麼不把錢捐出去!
 
唯獨生命寶石的專員,很認真的點頭,並告訴我:「每顆寵物做的鑽石,後面都有一段故事,當事人的選擇都應該被尊重。」聽得我內心激盪不已。
 
那時我還在研究所,他到我們學校的語文中心學中文,恰好我也想練英語,就這樣熟起來了。
 
他背包裡常帶兩份三明治──簡單的麵包夾肉夾小黃瓜片,兩人就坐在活動中心的階梯前,吃起午餐──那年的冬天,天特別藍,好像沒什麼下雨,也或許有下,但我的心容不下一滴雨水。
 
他喜歡我,我也喜歡他,但他要我信基督教──因為他是宣教士,配偶也必須是基督徒才可以。
 
我不懂這種宗教理論,我告訴他我拜媽祖,但我的伴侶不拜的話,我是不會介意的。
 
他搖搖頭,說如果我不明白他的宗教,就不可能明白他。
 
那是我們唯一意見不合的一次,兩人笑笑的,卻知道那是最後的談判。
 
既然走不在一塊兒,行跡就開始疏遠,我說要準備畢業口試比較忙,他也說中文越來越好,和超商的店員可以交談云云,很客氣很表面也很美國。
 
只有我知道,遠遠的,只要看見和他同顏色的背包,我都會心跳加速、繞路疾走。
 
待畢業典禮過後,我還隔著學弟的同學不知幾重關係,試著打聽那個學中文的什麼時候回去!
 
我的心總放不下他。
 
他去返美前,帶了這隻烏龜來找我,說不能帶回美國想找人照顧,我接過來,告訴他,如果來台灣記得來找我;
他亦說道,日後不管到亞洲那個角落,途經台灣時,必定會打電話給我,兩人應該都有好多內心的話都沒說出口。
 
他走後,我立刻瘋狂大哭──對著他送的烏龜!
 
聽說他現在在馬來西亞,那他的中文應該派不上用場,不知道是否生疏了?
 
需不需要再有一個練習中文的對象?
 
還是我應該寫個E-MAIL告訴他,他要我幫忙照顧的烏龜已走了,我把牠做成一顆既美麗又貴重的鑽石,他要看的話,請主動與我聯絡呢?
 
網站地圖    │    隱私權與保護    │    版權聲明    │    文件下載    │    關於我們

COPYRIGHT (C) 2007 LIFEGEM TAIWAN ALLRIGHT RESERVED. No.232, Shang’an Rd., Xitun Dist., Taichung City 407, Taiwan (R.O.C.)

TEL: 886-4-2451-2457 FAX:+886-4-2437-8257 免費洽詢專線:0800-773-1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