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動延續
髮之鑽
美麗阿嬤的ENDING 2012/9/11
打破傳統的觀念,留下永恆的紀念…
 
我們到印尼已經四十多年了,台灣只剩下大伯一房,阿嬤十多年前年紀大了,吵著要回來,這才把她送回來跟大伯他們住的,但大伯的孩子有的飛美國,有的跑中國,留在老家的反而老的老,小的小。

阿嬤七年前病逝,埋在老家附近,按照我們家的習俗,第七年是要撿骨的,因而從年初,我們就開始聯絡,希望能趁著替阿嬤撿骨的機會,全家大大小小一起團聚。

早在回台灣之前,堂嫂就在美國聽說過「Life Gem」這樣東西,她曾E-MAIL和我說過,認為時代不一樣了,大家又住得那麼遠,還不如撿骨火化後,把阿嬤的骨灰做成三顆鑽石,每房各持一顆。這怎麼可能?我想到堅持「死都要死在自家床上」的阿嬤,和一輩子「安土重遷」的大伯,心想,堂嫂大概美國住久了,已經忘了我們王家的老一輩,有多麼難以溝通吧?

產業是自己的,加上老爸實在多年沒回來了,六月初就趕忙把工作交代好後,便帶著我返台,我們成為最早回來的一批。大伯年紀才接近七十,但是退化性關節炎,讓他行動很不方便,我們抵達的當天晚上,他就聲明:今年清明是花錢找人去替阿嬤的墓除草的,「撿骨以後納骨塔,要找一個近一點的,不然要去一趟都不方便。」問題是,對長居海外的我們來說,不管放在台灣那裡,回來一趟都很不方便呀!但大伯年紀太大,感覺有點像老爸的爸爸而不像哥哥,在他面前我不太敢說話,父親鄭重的點點頭,一付奉命唯謹的模樣,一點都不像他在家裡的霸氣。

等二伯一家和媽媽、哥哥嫂嫂們紛紛趕回來時,開始必須確定納骨塔要買在那裡?台灣納骨塔怎麼到處都是呀?但是又都那麼貴!有的是家族一起放的,竟然要一百多萬!單個放的,如果方位好,風景漂亮,視野遼闊的,隨便也要廿幾萬。

「不要買家族的,我們在美國到時候怎麼樣……也不可能送回來放呀!」二伯皺著眉頭,不知道怎麼表達他的想法。

「光是一個就廿幾萬,我們又三、五年才回來一次……」媽媽也遲疑的表示著。

這趟回來,大伯特別租了一輛遊覽車,招待我們到各地旅遊,每天一回到下榻的飯店,大伙兒談來談去還是納骨塔的購買事宜,整個家族我們三房是最小的,我又在這家裡最年幼,完全沒有說話的份,我心裡卻不住嘀咕著:花錢在阿嬤身上,把她最後一件事做好,是絕對值得的,只是買一個小小的納骨塔,那麼多錢,大家卻又都已經分枝散葉了,那麼這樣勞師動眾又有什麼意義呢?

七月中旬一個晚上,眼見堂哥堂嫂就要回去了,大家還一人有一句沒一句的,達不成結論,我忍不住到他們房間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。

「如果我們在台灣放在納骨塔也是可行,問題是我們都不住在這裡,如果要花那麼多錢,乾脆做成鑽石,隨身戴著,還比較有意義,你猜奶奶會喜歡我們五、六年回來看她一次嗎?」堂嫂一向快人快語。

「做成鑽石是在美國,台灣的骨灰全都是放納骨塔。」堂哥制止著。

一聽我趕緊大聲喊起來:「不是,不是,也有樹葬或海葬。」說完,我忍不住卻又笑了起來,大伯、二伯和爸爸,如果連把阿嬤的骨灰做成鑽石都不肯,更別談什麼樹葬海葬了。

不知為什麼,堂嫂開始打開她的手提電腦,打起字來。我覺得被冷落了,只好沒趣的離開。

難以置信,簡直難以置信的是,我走近爸媽的房間時,竟然聽見大伯激動的喊著:「你們也要回來,清明掃墓不是我們大房的責任,而且小的都不在,只剩我一個!」一聽我心裡悶到不行,好不容易一大家子快卅口人才團聚在一起,怎麼弄得一團烏煙瘴氣?

第二天早餐大伯安靜的吃他慣吃的稀飯,二伯不作聲的喝豆漿,而堂哥堂嫂乾脆公然吃起三明治和牛奶,氣氛有點僵,還好七、八個小孩全被我爸媽帶出去吃麥當勞,不然不知會演變成什麼模樣。

吃完早餐,好一個堂嫂,只見她笑吟吟的打開手提電腦,對大伯說道:「阿伯!我給恁說,咱別再為納骨塔生氣了,來,我告訴您一件事,人家美國人──」

她開門見山的說起把阿嬤骨灰製成鑽石的意見。

只見大伯大搖其頭,「不行,不行,日後子孫連祭拜都沒個地方──這樣太不孝了。」

「家裡不是有神主牌位嗎?在美國我們每年忌日、過年都拜啊!大伯──你看,奶奶的墓,都五、六年了,我們才回來一次。」

「對啦,乾脆把買納骨塔的錢拿去做成鑽石,如果做成三顆的話,三房一房一顆。」我終於有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,不過,「骨灰要怎麼送到美國去?嫂!你不是說什麼美國才有?」

「台灣也已經有了!有,分公司。」堂哥這才接了一句,我們王家的男人可真沒骨氣,還要堂嫂先披荊斬棘一番,才敢說出自己真正的看法。

接下來那個禮拜,是一場非常繁瑣冗長的說服過程,
包括:
「我們王家沒有這種例子!」
「時代不一樣了嘛,以前阿祖的墓還是蓋在水田正中央的。」
「這樣會不會不孝?」
「每天戴在身邊怎麼會不孝?丟在納骨塔一丟好幾年,沒人去看才真正不孝。」
「人家都說,入土為安──」

「阿嬤早就入土好多年了,這樣吧!爸,大伯!阿叔!如果不放心,我們來就乾脆問奶奶本人嘛!」

擲杯筊的結果,阿嬤當然是「芳心大悅」,第二天我們就到台灣的「Life Gem」分公司替阿嬤訂了三顆鑽石,並請他們寄到美國、印尼以及大伯家三處。

「堂哥、堂嫂!還好有你們!」送他們返美時,我笑著說道。
「大家都那麼忙,回來一趟不容易,我想奶奶活著的話,也不希望太過麻煩晚輩。」
 「說穿了,外面賣的鑽石,不就是骨頭碳化變成的,阿嬤如果早知道她的骨頭做成鑽石的,說不定會高興得從墳墓裡跳出來。」

這個笑話實在有點冷,不過一想到這趟回來,能夠得到這樣圓滿的結局,可謂皆大歡喜。說不定就從阿嬤這一代開始,我們王家每個人都可以化為一顆顆美麗的鑽石,哇!那麼不就可以放在珠寶盒裡,來一個大團圓嗎?
網站地圖    │    隱私權與保護    │    版權聲明    │    文件下載    │    關於我們

COPYRIGHT (C) 2007 LIFEGEM TAIWAN ALLRIGHT RESERVED. No.232, Shang’an Rd., Xitun Dist., Taichung City 407, Taiwan (R.O.C.)

TEL: 886-4-2451-2457 FAX:+886-4-2437-8257 免費洽詢專線:0800-773-1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