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動延續
髮之鑽
生時相伴,死亦相隨 2012/9/11
愛情長跑五年才結婚,因為始終得不到家人的諒解。
 
我們家在家鄉算是有點地位,自己的公司工廠都經營得不錯,有些親戚廿幾年前就到東南亞去經商,也做得有聲有色。我是家裡的長孫,原本被規劃為理所當然的接班人,但是我對經商實在沒興趣,執意學醫,由於算是滿符合長輩們的價值標準,家族都欣然接受了。

但她就不同了,她在貿易公司擔任秘書,很清秀、很溫柔,交往之初,我就了解要結婚可能會遇到很大的阻力,但愛上了也就不去管那麼多了。

很多次,家族替我安排相親,不是老師就是醫生就是熟識的名門旺族,我看是看了,但沒有一個比得上她一根手指頭。也有好幾次,為了不要耽誤我的婚事,她哭著要分手,反倒是我堅持--不錯!她專科畢業,又沒有什麼家世背景,但這都什麼時代了,我也不過是個開診所的小醫生而已,那談得上什麼「門不當戶不對」?

我們終於一年前結婚了,喜宴上,大伯二伯和爸媽,皮笑肉不笑的,一付很不滿意這個媳婦的模樣。相對的,最高興的是我們,經過五年的奮鬥,彼此早已相知相惜,我有把握我們會幸福,一定會幸福的。

新婚之夜,我們就在台北東區一家大飯店渡過,俯視地面上的車水馬龍,只覺得整個不夜之城的台北,我倆是最最幸福快樂的一對。

往後三個月,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時光,連考上醫學院時,回高中母校領獎的意氣風發都無法比。她那時已辭去秘書工作,每天中午、晚上都帶著親手煮的飯菜來診所,跟我一起吃。到了九點半,診所休息,她會來等我下班,然後再到附近夜市吃碗魷魚羹。

她的體型一直偏瘦,腸胃不太好,婚後告訴我,拉肚子的情況變得更頻繁,我叫她去大醫院做一下全身健檢。「有可能換了個環境,有點不自覺得緊張吧,再看看。」她笑咪咪的回答。
等到真的去檢查,發現已是大腸癌末期,半年後她就走了。

那段日子真的不堪回想,她不能開刀,只能做化療,整個人急速的瘦下去
,我原先還請看護照顧白天,後來感到日子真的不多了,乾脆讓診所暫時歇業,全程到醫院陪她。
    「也許是我沒有福氣--」她連說話都喘。
    「你一定要再娶一個……」聽到她說這些話,我整個人都快抓狂。

我恨自己的大意,交往那麼多年,怎麼會不知道她常拉肚子,但先前,特別是結婚前一年,是我和家人鬧得最僵的時候,我幾乎全付心力都放在爭取和她結婚這件事上面,很多次甚至是我開腸胃藥給她的,怎麼會想到--

她去世時,原先已不贊成的家人,閒話多得不得了,但是只有我知道,她給了我無可取代的一年,獲准可以結婚時,她高興得像天上的雲雀;新婚時,她連拖鞋都幫我擦得乾乾淨淨的;生病了,她怕我心疼,躺在病床上時,連痛都不喊一聲--怎麼可能不痛?我是一個醫生,怎麼會不明白癌症末期的痛有多可怕?

我是不信教的,但我真希望真的有輪迴,這樣下輩子我們還有機會當夫妻;我更希望有天堂,這樣我們可以去那邊相會,基督教的聖經說:那裡沒有眼淚,沒有病痛,沒有死亡……

把她的骨灰製成生命寶石,是我個人的決定,我要生生世世戴著它,我相信她的骨灰做成的生命寶石,一定是最溫柔、最閃亮的金黃色,就像她在我生命中所散發的光采一樣。
網站地圖    │    隱私權與保護    │    版權聲明    │    文件下載    │    關於我們

COPYRIGHT (C) 2007 LIFEGEM TAIWAN ALLRIGHT RESERVED. No.232, Shang’an Rd., Xitun Dist., Taichung City 407, Taiwan (R.O.C.)

TEL: 886-4-2451-2457 FAX:+886-4-2437-8257 免費洽詢專線:0800-773-1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