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動延續
髮之鑽
永遠Happy… 2012/9/11
牠到我身邊,是父親去世那年,為了平息我喪父之痛,姐姐替我向朋友要的,特別替牠取名叫「Happy」,希望我快樂起來,牠實在太小了,像一個易開罐可樂。

我試著用棉花棒沾鮮奶餵牠──很奇妙的,那麼幼小,生下來不到一個禮拜,卻懂得伸出粉紅色的舌頭吸吮,我沒當過媽媽,牠讓我有餵養嬰兒的喜悅。

當然我是寂寞的,父母去世,姐姐們又都遠嫁,在父親留下來的公寓裡,下班後返家,唯一會跑出來,尾巴猛搖、興奮得直打轉的只有牠。

回想起來,那兩、三年,如果沒有牠,我真的會孤獨得死掉──就像新聞報上的獨居婦人,死了好幾天才被發現。

有的姐姐要用錢,提議把公寓賣了分錢──就此,我開始了租屋生涯,帶狗的房客是不受歡迎的,但我堅持,房東會陪我吃飯?看電視嗎?但牠會。

卅幾歲了,有一名男子闖進我生命中:領工作簽證進來的大陸人,他拚命追求我,送花、邀約吃飯、看電影,甚至一大早跑來替我溜狗──會愛牠的人也會愛我吧?我不住思量,卻又抵擋不住他凌厲的攻勢,於是我一五一十把有關我的點點滴滴都說了。也很快的我們公證結婚。

姐姐們打了幾次國際電話叫我好好想,見我態度冷淡,也不多說,匯來禮金便是。

結婚一個禮拜,他開始「變臉」,第一件事是嫌牠吵,要我把牠放生──還記得那天清晨,我牽著牠正準備出去散步,聽到他──那男人皺著眉頭這麼說著,我一片心寒。「Happy!要乖乖哦,不要吵,等一下我們去洗澡。」牠聽懂了,安靜的走著,我的眼淚卻忍不住流了下來。

我不肯依,接著那男人提出第二個要求:把我賣公寓分得的款項,取出來給他做生意,這下我整個背脊全涼了起來──他不是在學校教書嗎?怎麼會…

原來他屬約聘人員,學校已中止和他續聘。

天哪!換句話說,如果沒有和我結婚,他不就要回大陸去嗎?難怪他那麼急,認識不到一個月就帶我去廟裡求了個籤──偏偏廟祝又解釋那支籤是什麼「天作之合」。

對他和我結婚的動機既然起疑,就對他完全不信任,我把銀行存褶、印章、個人證件全都寄存同事處,那幾個禮拜,我坐在為結婚新租的公寓客廳裡,抱著Happy,只覺得一片淒涼。

接下來自然是吵架,他破口大罵,說我又醜又老…算了,過程不提也罷。

反正他愛回來不回來,唯一會留在身邊陪伴我,時刻不離的只有牠──我忠實又心愛的Happy。

結果不到三個月結婚又不到三個月離婚,我原本就瘦,那陣子更瘦得兩頰凹陷,老了二十歲不止。比較接觸到的人是同事,但下班後便各自鳥獸散;我也找過精神科醫師──每次門診只給我五分鐘。
每個人的時間都要用錢買,除了Happy!

可以想見當牠去世之後,為什麼我會把牠的骨灰製成「生命寶石」吧?牠陪伴我十六年,聽說狗狗平均歲數是十四歲,那麼也算蒼天憐我悲苦,讓牠多陪我兩年,給我兩年的心理預備,我不知道狗有沒有魂魄,如果有的話,Happy一定依依不肯離去。

生命寶石!我想到科幻小說作家倪匡有一本書叫做「黑靈魂」,是說到一個靈魂被鎖在木炭裡,我多麼盼望這顆生命寶石就有Happy的精魄在其中──牠一定會守護我,陪伴我,就像我最最最衷心的許願一樣──永遠Happy,永遠不離開。

我人生還要繼續下去,誰會忠誠如牠、不離不棄呢?我對人的信心實在有待建立,但只要看見手指上閃爍著的金黃色光芒,我就會被提醒,我不但曾經擁有Happy,並且已經轉化為奪目光采,陪我一直Happy下去。
網站地圖    │    隱私權與保護    │    版權聲明    │    文件下載    │    關於我們

COPYRIGHT (C) 2007 LIFEGEM TAIWAN ALLRIGHT RESERVED. No.232, Shang’an Rd., Xitun Dist., Taichung City 407, Taiwan (R.O.C.)

TEL: 886-4-2451-2457 FAX:+886-4-2437-8257 免費洽詢專線:0800-773-1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