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動延續
髮之鑽
母 親 2012/9/11
年已半百,選擇為母親製作「生命寶石」,或許很多人會以為是因為喪母的哀慟,殊不知是我沈思再沈思之後的決定。

讓我告訴您我母親故事──一個很典型台灣婦女的命運紀錄。她十七歲嫁給我爸爸,一共生了五個孩子,當中有很多年我的父親外遇離家漂蕩,加上因為政府開始宣導節育,才在卅歲停止懷孕。

父親常年外遇,外加樣貌俊俏,讓他就算不工作都有辦法找到飯吃,然而這卻苦了我的母親,記憶中她總是忙著,路邊小小的雜貨店,我們姐弟中午放學後必須輪流顧店,以便讓母親到菜園去種菜,外加挽菜,然後趕在黃昏時,她挑著菜到火車站旁,等候下班的人前來買菜。

我常想,還好六Ο年代台灣經濟不好,教育經費不足,以致國民小學都只能上半天課,要不然母親要找誰來看店?

當人家的太太真辛苦!尤其是丈夫不負責時更為可憐!我看在眼裡,已對婚姻卻步。

後來弟弟一個個結婚、生子、成家立業去了,母親才幫忙帶完大弟的兒子,二弟的女兒又生了,帶著孫子出去散步,人人都讚她好命,只有我知道她常年照顧孫子的疲憊和無奈。

「叫他們在台北找褓姆啊?何必送回來?」我忍不住嘮叨著。但母親自有她的固執──她窮怕了,能替孩子省一塊錢就是一塊錢,更何況是自己的孫子。

為了帶孫子,她手臂常常酸得抬不起來,但連到國術館推拿、拔罐的錢都捨不得花。

晚年,她開始生病,弟弟們不是不孝順,委實有事業及家庭要打拼,偶而回來也只像「搵豆油」,頂多待一個晚上就走。

一年多前,她身體每況愈下,連起床上個廁所都會頭暈,特定請來看護的越傭卻受不了我們家,比她家鄉更簡樸的生活方式,沒多久便跑了。

「阿妹啊──」幾乎我一下班,她都會不住的這樣叫我,有事叫沒事叫,我不免煩躁!
「我看個新聞嘛,不要一直喊!」我衝進她的房間,臭著一張臉喊得比她大聲,她低下頭,好像做錯事被母親責罵的孩子。

這樣的情況,數不清多少次。

去年寒假我不兼導師和行政職,我終於有比較大片段的時間待在家裡陪她,她身體越發不好了。
那也是我第一次發現,她害怕我不在身邊,有時我坐在她身邊看報紙,她就會拍拍床沿說:「坐過來一點──」

很多時候她變得像孩子,哭哭啼啼的,喊道:「你弟弟都不回來──」
「那有?上個禮拜大弟才回來,二弟這個禮拜六也會回來!」
「你下班要早點回來,不要留在學校留那麼晚!」
「媽!我現在不用上課,現在在放寒假!要過年了──」
「過年?你阿爸,你阿爸,你去問看看伊,要不要返來過年?」
那一刻的震驚是說不出來的──其實父親已去世十多年,而且是在他另一個同居的阿姨那裡病逝。難道媽媽這些年一直都在等爸爸?
不,她不是在等,我忽然徹悟了什麼,她是害怕,害怕一個人。
母親的一生幾乎是屬於被利用性質的,父親、大弟、二弟、三弟、四弟,有需要就回來,沒有需要就離去,最後唯一留在她身邊的,也只有我這個不結婚的女兒。
因為害怕,所以她動不動就叫我,生怕我也跟著走!
知道她這層需要,我格外息交絕遊,把她當成家裡的大嬰兒,連買菜都用跑的,後來索性把學生作業帶進她房間批改,旁邊有人她會睡得特別甜,而不會翻來覆去,或出怪聲引我注意--其實我不確定她是否真的清醒或想那麼多,只是身為她的女,我能多做點就多做點。
也是那段時間,我從報紙上看到「生命寶石」,就是用骨灰製作成鑽石的新
聞,我第一個反應是:「為什麼不?」但我既無兒又無女,誰會把我隨身佩戴紀念呢?不過倒過來想,母親可以啊!她那麼怕沒有人理她,把她遠遠送去納骨塔擠成一堆,她一定不習慣。

那陣子她腳已經伸直了,按照台灣人的說法,也就差不多那幾天了,趁附近診所醫生護士來家裡幫她換點滴,她稍微清醒時,我把生命寶石照片的報紙拿到她眼前:「阿母!有水嘸(漂亮嗎)?」她嘴角微微上揚,頭點了一下。

就在那時我做了決定。

母親去世後,整理她的遺物,找到幾件四季衣服,一雙布鞋、一雙拖鞋、日常盥洗衣物,其他沒有,什麼都沒有。但她一生卻為一個不負責任的丈夫,栽培五個孩子,帶了九個孫子。

她百分百之「燃燒自己、照亮別人」的人,再沒有任何人像她一樣配得製作成美麗的鑽石,而且可以繼續陪在我身邊,她一定很高興吧?我知道答案絕對是肯定的,更何況是做成鑽石,她可是連金子、珍珠都沒戴過(生日送給她,她轉了個手,又送給某種孫子或弟弟創業)。
網站地圖    │    隱私權與保護    │    版權聲明    │    文件下載    │    關於我們

COPYRIGHT (C) 2007 LIFEGEM TAIWAN ALLRIGHT RESERVED. No.232, Shang’an Rd., Xitun Dist., Taichung City 407, Taiwan (R.O.C.)

TEL: 886-4-2451-2457 FAX:+886-4-2437-8257 免費洽詢專線:0800-773-131